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调查研究

并村重在“并心”

时间:2016-07-06    来源:市政协办    阅读次数:2425
 

 4月11-15日,市政协经科委组织农业工作组部分委员对我市并村工作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调研。从调研情况来看,自3月28日全市并村工作动员会以来,四镇两街干部深入基层、深入群众,利用会议、走访、座谈、标语等形式开展广泛宣传发动,营造了并村工作良好舆论氛围。目前,全市并村工作干群关注理解,推进总体平稳。

调查也发现,村(居)干部群众对待并村工作存在“心病”,可谓“五心不定”,需引起重视并加以解决。

1.进退流转忧心。本次并村力度大,全市原有的84个村,减少45个,合并成39个,一般2-3个村合并为1个村,合并后的新村干部职数为5-7人,这样将有大批现职村(居)干部离任转岗。虽然成立临时工作委员会过渡,但留职人数仍然有限,且明年换届最终票决决定干部去留,目前除少数60岁以上干部和部分自有经营性产业的干部准备离任外,绝大多数村(居)干部想留任,但心里没底,惶恐并村后“位子难保”被离任。

2.名誉待遇闹心。村(居)干部认为,自己过去执行计生、提留等政策吃过苦、受过累,为工作与村民红过脸、挨过骂,有的甚至被人误解打过,长期在基层工作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现在为了改革要退下来,一方面多年的干部称谓(荣誉)没有了或降职了,觉得自己被“赶下来”在群众中丢了“面子”;另一方面村(居)干部普遍年龄偏大,既无劳力又无专长,离任后经济来源受限,养老保障无望,心里很不是滋味。正如新洲复兴村书记董小平感叹:“我们这些为党‘打工’多年的老人退下来,打工都没人要,津市开发区企业50岁以上就不要了”。所以村(居)干部期盼组织在政治、经济、生活待遇上给予离任干部特殊关照:一盼出台待遇政策,给村(居)干部吃上定心丸,让留职的开心,离任的舒心;二盼给予政治关怀,给离任村(居)干部颁发个什么荣誉证书或授予什么荣誉称号,让支持并村改革的离任干部在群众面前“下”的有“面子”;三盼解决实际问题,希望社保适当补贴,帮助转岗就业,解除后顾之忧。

3.生活不便担心。村(居)民普遍认为,并村改革是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内在需求和必然要求,是大势所趋,表示理解支持,但对新村命名、村部选址、新村发展以及今后的证照办理、社会治安等便民服务心存顾虑。一担心老村被“吃”,并掉乡愁。村(居)干群以及在外工作的知名人士对现有村名有感情、有情结,大家都想保留“村根”,怕老村被大村或强村兼并替换掉产生失落感。有的为新村命名争执不休起出俗气名字,如嘉山街道的关桥、戚家两村在村名上互不相让,因两村靠近高速公路出口,竟有人提出新村起名“出口村”;药山镇的金盆村、发瑞村、枫树村合并,有人提出三村各保留一字,起名“金发枫村”。二担心办事不便,并弱服务。村(居)民担心新村部选址远了,今后到村部开会或找干部办事路远不方便,因而村民都想新村部设在自己现在的老村部,或希望新建村部重新选址靠近自己。如金鱼岭街道的关山、大旗两村,两村村部隔山相距4.5公里,如不新建村部,今后无论选择哪一个旧村部作新村部,百姓办事、干部做事都不方便。三担心治安恶化,并乱稳定。并村后新村人多面积大,对大多数村(居)民来说,村部变远了,干部居住地远了,再加上去年合乡区划调整后派出所驻地也远了,大家担心治安状况会变差,特别是遇到偷盗抢劫、治安纠纷等紧急事情时,生怕组织处置不及时引发不稳定。四担心因并返贫,并慢发展。主要是富裕(强)村担心与贫穷(弱)村合并后,因偿还贫穷(弱)村债务背上经济包袱,被拖累致穷变弱,影响现有的社会事业发展。

4.资产处置戒心。这是村(居)干部群众目前最关注,可能会影响并村工作的焦点问题。由于村与村之间存在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的问题,集体资产多、基础条件好、经济较富裕的村不愿与资产少、负债多、经济包袱重的村合并。有的村组有土地、山林、水面、企业等集体收益,如新洲镇马家村现有集体资产砖厂,每年收益8万元;有的村有欠账、亏损,如毛里湖镇中南村现有历年债务累计70多万元,这些村并前并后村账怎么处理,村债怎么还?老村在建的项目新村怎么投入?规划好的事新村今后还搞不搞,怎么搞?老村群众现在分享的集体收益新村今后怎么分,是不是“一平二调”……这些都困扰着村(居)干部群众,处置不当极易造成老村群众心里失衡,诱发社会不稳定。如药山镇新合村现有集体资产100亩精养鱼池,出租承包集体收益非常可观;毛里湖镇中心村、新洲镇鹿山村、金鱼岭街道大旗村等,因通高速或工业园扩规等项目土地征收,今后村里可提取到一笔不菲的公益金,一旦与他村合并,现有村民的预期利益将被新村稀释掉,因而他们极不愿意资产合并“均贫富”,要求现有集体资产收益分配并村后维持不变。

5.工作浮躁分心。主要是因并村干部政策暂不明晰,干部流转不明朗,面对合并后的新村,现有村(居)干部定位失准、工作失的。有的干部表面平静,内心澎湃,有的干部外在服从,内心抵触,因而推进工作时上面安排什么就做什么,满心浮躁,被动执行。

俗话说“谋事在人”。行政村合并绝不是简单地改村名、换公章的形体组合,并村难点在人,关键也在人,因此做好人的工作是圆满完成并村工作任务的重要保证。为此建议:

1.妥善安置好离任干部。本着“无情分流、有情安置”的原则,尽快出台村(居)干部政策,通过政策上保障和情感上温暖,让退者顺心,留者安心,进退流转干部“并心”,大家同心共谋新村新发展。要落实退职补偿。在政策许可的范围内,发放补助金,对离任村(居)干部给予一次性补偿;落实社保助保政策,对2008年以来未参保的村(居)干部给予适当补助,让他们能买下社保,解除后顾之忧。要帮助转岗就业。对离任后能干事、想干事的干部,在政策口子内安排在镇(街)站所或新村片组工作;人社部门对离任村(居)干部进行免费技能培训,帮助推荐到市域企业转岗就业。要体现组织关怀。新村过渡委员会的职数可适当放宽,既可更多地考察干部,又可给即将离任的干部一个心理舒缓期。镇(街)党(工)委要与村(居)干部开展谈心谈话,肯定他们的成绩,了解他们的想法,引导他们服从并村改革大局;组织人事部门对那些任职时间长久、工作业绩突出、积极支持并改、主动让贤离任的村(居)干部授予特殊荣誉,让他们光荣“体面”离任,继续支持新村建设。

    2.监管处置好集体资产。并村并的是机构,合的是人心,最终调整的是利益格局,必须监管处置好集体资产。一方面,严格清资核产。要加强村级“三资(资产、资金、资源)”“两债(债权、债务)”和财务的管理核算,澄清集体资产底子,公示接受群众监督,高质量完成清产核资工作,防止集体资产流失。另一方面,妥善处置集体资产。财政、审计、民政、林业、国土等职能部门要迅速调研,拿出处置集体资产具体操作办法。建议债权债务资产相当的村合并后,资产和财务完全合并,新村统一建账,实行“债务共担、收益共享”。资产差异大、经济实力悬殊、群众利益暂时难调和的村合并后,资产处置与利益分配可采取过渡(2-3年)归并,过渡期内山林、土地、水面、企业等生产经营性资产保持权属不变,水利设施、村组道路、村部、村卫生所等集体公益性资产,由新村统一管理,特别是并村后多余村部要保留不卖,可用作村级公共服务场所,如文化活动中心、卫生分诊室、电商驿站、便民服务点等,原村的债务以所在地的资产收益或债权回收有序偿还,过渡期满后新村对财务合并统一管理。

3.统筹发展好社会事务。一要尊重民意,科学决策“三村”(村名、村部、村规划)新村命名要考虑历史渊源、人文地理、风俗习惯、地方特色以及山脉水系等综合因素,广泛征求群众意见,充分酝酿,科学命名;村部选址要从“方便群众办事,方便干部干事”出发,体现资源集中、交通便利、位置中心的原则;新村规划要注重资源互补,促进以强带弱,推动均衡发展。二要注重垂范,发挥组织作用。按照“减村不减党的建设,减村不减服务水平”的要求,加强新村党组织建设。临时工作委员会党组织要加强党员教育管理,发挥党员示范带头作用,凝心聚力共谋新村发展。同时要防微杜渐,谨防宗派、家族等不良势力插手并村工作、干涉新村事务、干扰换届选举。三要加强管理,严肃并村纪律。在疏导干部思想情绪的同时,加强对在职村(居)干部的管理和纪律约束。要严格工作日值班制度,确保并村期间老百姓有地方办事,能找到干部办事;要严肃财经纪律,杜绝借并村之机变卖、私分、侵吞集体资产的行为,严禁突击花钱、举债搞建设等行为。四要调整力量,加大社会治理。综治维稳、公安、信访等部门要主动介入,提前做好并村改革的稳定风险评估及社会稳控工作;民政、人社、公安、司法等部门要尽早研究分析,调整充实力量,加强合乡并村区划调整后的农村社会治理与便民服务。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

 
返回首页